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沙滩篮球大赛 >

因为遇见你张果果的真实身份浮出水面网友:早

时间:2019-08-05

  张雨欣为了过上上等人的生活,连亲妈都可以抛弃。作为母亲,王爱玉可以包容张雨欣。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义务这么纵容张雨欣,就好像陆思琛,他的报复计划已经开启,陕西商洛最大城改项目多处违规无阻 文物遭毁。而且不打算收手。除了寄出录音笔,他还将张雨欣当年的产检报告以张雨欣的名义寄给李云哲。张雨欣无意中发现后拦了下来偷偷撕掉,却遭到陆思琛的警告。陆思琛给了张雨欣两个选择,要么是主动放弃李云哲,要么是拥有一段世界上最悲惨的婚姻。因为,只要张雨欣敢跟李云哲结婚,他就会一点点地摧毁张雨欣的虚假幸福。除了陆思琛,还有一个人反对张雨欣和李云哲的婚事,那就是何娟。她亲自到金缕阁让徐卉婕阻止张雨欣和李云哲结婚,认为张雨欣不配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徐卉婕是个护短的人,听何娟这么侮辱张雨欣,她当然不乐意,立刻反唇相讥,指出何娟和李海松也是门不当户不对。何娟是李海松的结发妻子,两个人离婚后李海松才和云恺的妈妈秀妍结的婚,而秀妍车祸逝世后,李海松觉得应该对何娟和李云哲负责任,才和何娟复婚,把他们接回了家。原本还觉得自己问心无愧的何娟,一听到徐卉婕说起秀妍的车祸并非意外,就慌张不已地离去了。 所以说,做坏事的结果肯定不会有好结果,任何真相在时间流逝中都会慢慢被人们发现,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就是这个意思,最终张雨欣会因为自己的恶行得到报应,好人才会得好报 从甜品店离开后,果果回到家,乐童正和云恺在玩耍。云恺准备搬回家住了,他买了三条手链,他们一家人一人一条。对云恺来说,果果和乐童就是他的妻子和女儿。而对乐童来说,云恺和果果就是她的爸爸和妈妈。可果果却知道,乐童的爸妈另有其人,她和云恺不能做她的父母。为了不露出端倪,果果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连云恺回家,她也没有去送别。在痛哭之后,果果调整心情找到了陆思琛,她向陆思琛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不要再和乐童单独见面。果果最终决定隐瞒真相,她不想伤害乐童。陆思琛明白果果的顾虑,他答应果果,会好好考虑她的请求。 李云哲和张雨欣的婚礼在即,徐卉婕陪着他们去挑了结婚首饰,还给张雨欣准备了价值一套别墅的项链。李云哲则送了张雨欣一辆属于她的车,随后,徐卉婕和张雨欣回到金缕阁,一进门就看见乐童在院子里蹦蹦跳跳的。徐卉婕见乐童是果果的女儿,当场讽刺她没家教的样子和果果如出一辙。一旁的张雨欣心知肚明乐童其实是自己的女儿,但她却不能、也不敢维护乐童。最后是金志明出面打圆场,徐卉婕才没有对果果揪着不放。果果带乐童回了家,接着去了宋秀华的刺绣店找她,宋秀华正在钻研复原富春山居图的绣法。徐卉婕的一番话让果果耿耿于怀,她不禁怀疑起没有学历又没钱的自己是不是可以做好乐童的妈妈。宋秀华询问果果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果果坦白她见到了乐童的父亲,但隐瞒了张雨欣和王爱玉这一部分,谎称乐童的亲生母亲去世了。宋秀华问起乐童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果果表示是个很有文化也很精神的人。宋秀华便安抚她不要对自己失去信心,并觉得她是世界上最棒的妈妈。 与此同时,李云哲和徐卉婕为派出所内的张雨欣聘请了代理律师。张雨欣见到律师后,颠倒黑白,将一切都说成是果果和云恺对自己的陷害。同时,她还让律师转告李云哲注意陆思琛,称陆思琛已经背叛了李云哲,在为云恺做事,而且在地下停车场威胁了她很多次。李云哲收到律师的转告后,一开始并不相信陆思琛会背叛自己,但看过停车场的录像之后,他对张雨欣的话深信不疑。为此,李云哲痛揍了陆思琛一顿。陆思琛反应过来是张雨欣污蔑自己后,还是没有跟李云哲说清楚他和张雨欣的恩怨情仇,他无意伤害李云哲。李云哲听不进去陆思琛的任何解释,只叫他不要再出现在自己面前。 董丽君非常生气,她当场表明要将自己的所有刺绣技艺都传授给果果,并决定重新挑选金缕阁的继任人选。吃了鳖的张雨欣没有想到等着她的不只是这一件事,云恺已经拿着果果给的录音笔去找李海松了。得知此事的张雨欣连忙打电话给李云哲让他阻止云恺,可李云哲晚了一步,他到的时候,李海松已经知道了一切。李海松对李云哲大发雷霆,并因为张雨欣的毒辣而开始反对她和李云哲在一起。另一方面,宋秀华在不久前托公益组织的工作人员帮忙做果果的基因比对,想确认一下她会不会是依蓓,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但没有和果果匹配的基因。果果以为自己的爸妈从来没有找过自己,宋秀华则以为是自己想太多了。他们都不知道,其实是王爱玉偷偷地调换了宋秀华拿去作比对的牙刷,而且,她还暗中收走了宋秀华那里的依蓓小时候的照片。虽然知道自己这么做很过分,但王爱玉一方面是为了张雨欣,一方面也是不想失去果果,她决心用下半辈子去弥补自己犯下的错,回报果果这么多年对自己的真心。 机智的乐童趁着张雨欣不注意时逃跑,却不慎摔倒,还擦破了膝盖。幸好有巡警经过,乐童立刻指认张雨欣欺负自己。结果,张雨欣被以涉嫌诱拐儿童的罪名拘留在派出所,乐童则顺利回家。得知张雨欣竟然打起乐童的主意,李云恺立刻跑到公司找李云哲,他提醒李云哲不要被外表单纯实则腹黑的张雨欣蒙骗,并找到了父亲李海松,希望能来公司帮他守住半壁江山。李云哲一直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魔鬼男,可他对张雨欣是真心的,为了和张雨欣结婚,他特地让人把张雨欣设计的服装系列的账目做得漂亮点,以此来说服李海松同意他们的婚事。李海松是在商海里打拼多年的人,他自然一眼看穿,但他没有说破。当云恺提起来公司帮他时,他没有立刻否决,只是要云恺用行动证明自己值得信任。云恺当即表示会立刻回家住,这周就可以到公司上班,而他的要求,只有一张空桌子。另一边,王爱玉刚刚从果果那里得知张雨欣被拘留了,她当场跳脚,认为都是陆思琛的错,为什么要波及她的雨欣。 很快,第二天就是张雨欣和李云哲的婚礼了。此前,张雨欣从大学同学孙倩那里得知陆思琛跟以前同学拿他们谈恋爱时的照片,说是要在婚礼上给她一份大礼。这之后,陆思琛又亲自找到张雨欣,亲自证实了孙倩的说法。而他的大礼,就是让李云哲看到张雨欣那些见不得人的过去,包括她的亲生母亲,亲生女儿,以及她的前夫,也就是陆思琛自己。张雨欣非常担心陆思琛真的会做出什么事情,所以她一直都惴惴不安。张雨欣的担忧还是应验了,李海松无意中得知陆思琛的父亲是陆文后,主动聘请已经被李云哲解雇的陆思琛做自己的秘书。原来陆文和李海松曾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对于李海松来说,陆文是他的贵人,陆思琛作为故人之子,自然也是值得他信任的。而且,李海松还决定让陆思琛担任李云哲婚礼的负责人。李云哲当即提出反对,张雨欣却因为心虚而不敢当着李海松的面和陆思琛对质,只好把李云哲拉走了。见张雨欣因陆思琛而忧心忡忡,李云哲向她承诺一定会解决陆思琛的问题,让她准备好做最美的新娘。 得知张雨欣被拘留,王爱玉忧心不已,她央求张果果帮忙把张雨欣救出来,被果果拒绝了。无奈之下,王爱玉只好去找了陆思琛,陆思琛坦白自己已经知道乐童的身世。王爱玉不知道张雨欣对陆思琛的伤害有多深,竟然要陆思琛放过张雨欣,也不要再打扰果果和乐童。陆思琛明确拒绝了她,并指出当初如果不是王爱玉隐瞒了张雨欣的去向,乐童就不会被张雨欣抛弃,而是由他这个父亲抚养长大。王爱玉爱女心切,跪求陆思琛手下留情,就当为乐童着想,不要让她知道她是被亲生父母抛弃的。陆思琛理解王爱玉的心情,可他却也无法放下对张雨欣的恨意,他只能选择转过身背对王爱玉,让她自己知难而退。 果果来到了甜品店找最近在里面打工的王爱玉,王爱玉还一心念着张雨欣。果果询问王爱玉是不是要让自己为张雨欣负责,才答应自己抚养乐童。苦苦藏了多年的秘密突然一下子被揭开来,王爱玉显得手足无措,她虚张声势地反问果果是不是后悔收养乐童。王爱玉的态度已经让果果彻底失望,这些年她因为乐童承受了太多的流言蜚语,虽然她并不在意,但王爱玉竟然能够为了张雨欣,让她去站在风口浪尖上,而且还心安理得地跟她住了五年。想到这里,果果再也无法喊王爱玉一声“妈”了。王爱玉心中对果果也满是愧疚,直肠子的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平衡对张雨欣和果果的感情,她本想用余生来弥补果果,没想到老天爷并不愿意给她这个机会。 与此同时,宋秀华到果果的房间找她,准备带她去金缕阁见董丽君,然后去刺绣协会登记。王爱玉和果果是同一个房间的,她出门买菜去了,宋秀华见她的床铺没有收拾,便顺手帮她整理,无意中发现她的枕套竟然是当年崔老师亲手交给自己的那半幅富春山居图。宋秀华惊讶不已地询问果果这幅绣图从何而来,果果言明她自己也不记得了,只知道王爱玉说是她有一次出去游乐园玩,回来后脖子上就系着这个。宋秀华又追问果果是何时有记忆的,得知恰好就是八岁,与依蓓失踪时的年纪一样。亲子鉴定的结果证明果果不是金家的孩子,可当年车祸后就莫名不见了的富春山居图竟然在果果这里,宋秀华一时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她跟果果要了那个枕套,果果也没有多想,答应了她。随后,宋秀华和果果去了金缕阁找董丽君,董丽君亲自给她们煮了芝麻糊,果果一下子尝出里面有百合的味道,而且觉得这种感觉很熟悉。宋秀华更加怀疑果果可能就是依蓓,她暗暗决定要查出真相。 拜访完董丽君之后,果果前往刺绣协会登记,得到了正式绣师的证书。回家的路上,她遇到了来找她的云恺,云恺打算带她和乐童去游乐园玩。就在这时,果果接到了王爱玉的电话,得知乐童不见了,据邻居说是和一个年轻男人去了游乐园。果果和云恺急急忙忙前往附近的游乐园寻找,其实乐童一大早就和陆思琛出门了,由于乐童不想打扰当时还在补觉的果果,陆思琛便在客厅里留了纸条。他们前脚刚从游乐园离开,果果和云恺后脚就到了。结果,果果和云恺找遍了游乐园里的每个角落都没有找到乐童。果果难过得快要窒息了,她只要一想到乐童可能正躲在哪个角落里哭着找妈妈,她就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其实乐童已经在陆思琛的护送下回到家,可她刚进院子里,就被张雨欣给带走了,所以在家里等着云恺和果果的消息的宋秀华和王爱玉,也没有发现乐童回来过。 原来,当年秀妍在去市场买鸡蛋时与何娟偶遇,并从她们手上一模一样的两枚戒指上看出端倪,追问下得知她是李海松的前妻。秀妍不知道李海松结过婚,被欺骗的感觉充斥着她的内心,导致她过马路时魂不守舍,并因此遇上了车祸。当时徐卉婕就在现场,她和秀妍也是朋友,她恰好看到何娟鬼鬼祟祟地离开现场。何娟的手上还有当年秀妍落下的戒指,她害怕李海松知道她和秀妍见面的事情之后,会觉得是她害了秀妍,所以一直隐瞒至今。为了保住自己的秘密,何娟决定同意李云哲和张雨欣的婚事。与此同时,李云哲已经在向张雨欣求婚了。张雨欣看起来非常感动,她表示先前自己确实是因为李云哲的条件才和他在一起,但现在,她真的很爱他。 云恺和果果回家后,王爱玉口不择言地指责果果为了男人抛弃乐童,甚至说乐童是被果果伤了心才离家出走。果果自责不已,但她也明确表示绝对不会为了嫁人放弃乐童,一旁的云恺坚定地言明对他来说,乐童和果果一直就是一体的,他不会只选择其中一个。此时,激动的王爱玉昏了过去,果果和宋秀华留下来照顾她,云恺则和江正川一起出去继续寻找乐童。陆思琛得知这个消息后,说出他是亲眼看着乐童走进家门才离开的,云恺这才知道一开始是陆思琛带走了乐童。陆思琛加入了寻找乐童的队伍,期间他接到了张雨欣的电话。此前,张雨欣偷偷去过陆思琛的家里,用他们相识的日期破解他家里的密码,并在他家里看到了乐童的照片。原本张雨欣还不知道陆思琛为什么会有乐童的照片,直到听李云哲说起陆思琛找回了女儿,她才意识到乐童就是自己当年抛弃了的女儿。所以她赶到果果家,在陆思琛之后将乐童带走,还给陆思琛打了电话。从陆思琛紧张的语气中,张雨欣确定了乐童的身份,她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可能会影响到自己前途的亲生女儿。 与此同时,云恺正在门外,他直到这一刻才知道乐童不是果果的亲生女儿。他不禁自责当初没有信任果果,才让他们错过了五年。也因此,云恺更加坚定了和果果在一起的决心,他发誓会更加疼爱乐童,更加用心保护果果。另一方面,王爱玉这几天过得很不好,她受何娟之托去李家做菜迎接其未来的儿媳妇时,才发现这个人就是她的女儿张雨欣。何娟对张雨欣极其不满,刻意让王爱玉准备了一桌子的素菜,要给张雨欣一个下马威。看到女儿千辛万苦就是要嫁入这所谓的豪门受罪,王爱玉心疼不已却不能表露出来,在李家,她们仍然是相见不能相认的母女。除此之外,果果的不理不睬也快把王爱玉憋坏了。十七年了,懂事乖巧的果果第一次这么生气,不肯与王爱玉多说一句话。王爱玉试图和果果把一切摊开来谈,可惜她的蛮不讲理和无理取闹只是让果果更加失望,最后双方也只是不欢而散。 张雨欣从王爱玉那里得知宋秀华收集过张果果的DNA样本,担心真相败露的她,一大早赶紧将金缕阁里面所有依蓓的照片都偷偷收了起来,以免果果不小心看到之后撞破她的谎言。金志明无意中发现张雨欣鬼鬼祟祟,便到她的房里找她看时创新品发布会的分布图,顺便试探她一下。结果,他却在张雨欣的U盘里看见了一段简短的视频。视频里是王爱玉,是当时金志明和徐卉婕第一次找到她时,她在张雨欣走后,哭着心疼她为了这样被人怀疑的生活抛弃自己的亲妈。暗中跟踪的陆思琛录下视频,并故意放到了张雨欣的U盘里。金志明由此对张雨欣起了疑心,但张雨欣颠倒黑白称王爱玉一定又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这才糊弄了过去。这之后,金志明跟徐卉婕提起对张雨欣的怀疑,徐卉婕却表示她现在只有张雨欣这一个帮手了,让金志明为了自己不要再怀疑张雨欣,金志明无奈同意。 《因为遇见你》中张果果是金依蓓的事实虽然被张雨欣一再的搞破坏,但是慢慢的事实将会浮出水面,虽然说张雨欣用尽心机,也阻挡不了事实的真相,你们觉得呢?咱们一起往下看! 剧中,果果不顾王爱玉的阻止,执意前往金缕阁告发张雨欣。在她走后,张雨欣来找王爱玉,王爱玉得知张雨欣竟然是拿旗袍去害果果和董丽君时,不禁也大骂张雨欣太过分。她本想劝张雨欣收手,没想到张雨欣却不耐烦地拂袖而去。这样的张雨欣让王爱玉心寒,经过慎重的思考,王爱玉亲自赶到了金缕阁,她告诉自己,她不能让张雨欣一错再错了,这一次,就让她当果果的妈妈吧。果果正拿着旗袍和手机与张雨欣对质。王爱玉向董丽君坦白了自己把旗袍给了张雨欣的事实,没想到张雨欣却执迷不悟。无奈之下,王爱玉拿出了张雨欣让自己处理的被掉包的旗袍和披肩,事已至此,张雨欣无力辩驳,但她却将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归结为替徐卉婕鸣不平,还反过来责怪董丽君偏心宋秀华和张果果。 随后,陆思琛来到家附近的公园,恰好看见果果和乐童在一起吃冰淇淋。看着天真无邪的女儿,陆思琛心中百感交集。他上前与他们母女打招呼,并郑重地向果果鞠躬,谢谢她把乐童养得这么好。果果并没有多想,直到第二天,她在王爱玉的催促下,去派出所撤销了对张雨欣的起诉,从张雨欣那里知道乐童的身世,才明白陆思琛那句话的真正意思。张雨欣责怪果果多管闲事抚养乐童,才让陆思琛有了威胁她的底牌。果果却听不进去这些话,她失魂落魄地从派出所离开,赶到了公益组织那边,从工作人员口中确认了和乐童基因配对成功的人确实叫陆思琛。这个事实让果果崩溃,回想着当年她决定抚养乐童时,王爱玉一反常态的那份支持,她觉得的心像是裂开了一个大口。 这边的云恺还不知道果果内心的纠结,他最近正忙着替他的老爸李海松处理公司的事情。有人寄了匿名信到时创,举报李云哲在张雨欣设计的“浮春之恋”系列的服装销售业绩上做假账,云恺当着李海松的面就这件事质问李云哲。李云哲以为是陆思琛举报自己,暗自咬牙,表面上则不动声色想要以营销为名解释这件事。心知肚明的李海松打断了李云哲的解释,直接授命云恺检查公司内的账目,尤其是和张雨欣的设计有关的。这日,果果照常随宋秀华到金缕阁学习刺绣,由于家中没有其他人,她们不放心乐童一个人在家,便把她也带到了金缕阁,拜托金志明和董丽君照看。在那里,果果的一举一动都证明了她拥有金依蓓的记忆。她不仅不经宋秀华提醒就找到金缕阁的布料仓库,还在和乐童玩捉迷藏时,找到了藏在染色缸里的依蓓的风筝,而这些,都不应该是她一个外人能知道的事情。金志明因此在她的身上看到了依蓓的影子,他试探性地问了问宋秀华,想知道果果有没有可能是被王爱玉领养的。宋秀华肯定了他的猜测,并说出曾偷偷帮果果做了亲子鉴定,可惜结果不是他们期待的那样。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