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沙滩篮球大赛 >

第一章 帝国我回来了

时间:2019-08-01

  

第一章 帝国我回来了

  “总有人要站出来收拾残局,矮个子,女人亦或者是外国人都好,法兰西的叛徒应该钉死在十字架上,大城小店 甜品界的黑法师享受黑与白的平衡。普鲁士战争罪恶的脚步将在巴黎城下终止。我的复活,是为了拯救这个国家。” 保皇党,共和派,工人党,还有各式各样的野心家都试图在法军战败时从巴黎的国会中分一杯羹,没有任何人想要挽救这个国家。 拿破仑三世皇帝和法兰西大臣生活在这种愚人天堂中,对现实一无所知。法国驻柏林的武官斯托维尔中校就曾发表过这样一份报告,“普鲁士军队做礼拜时,牧师们首先祝福的对象是国王和陆军,其余的都在其次。若与法国作个比较,那么法军已经成了乌合之众,精神和纪律日益退化。”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第二帝国正在准备与普鲁士开战,可惜了我愚蠢的侄子。接下来巴赞将军指挥的法军应该会在洛林边境交战失利,然后败退梅林。从而敞开通向洛林的大门,然后他在梅林被普鲁士军队包围,麦克马洪在阿尔萨斯前线被击败,然后率领十二万军队离开夏龙前往梅林解救被围困的巴赞,然后麦克马洪和拿破仑三世,直接被普军围歼色当。” 环绕在棺椁四周围的白色墙壁上燃烧的蜡烛突然晃动了一下,在十二座胜利女神的浮雕面前,拿破仑眼神的冰冷的望着面前的巴黎国防司令特罗胥。 拿破仑三世在色当被围歼,连同麦克马洪一同被俘虏。色当会战中,在特罗胥的建议之下部分军队将拿破仑三世作为诱饵,强行冲破普鲁士军队的包围圈,成功撤离。 从一八一五年以后,法国军队在精神上只仰赖拿破仑的不败神话来维持,迷信法国陆军已经天下无敌。这种幻想使拿破仑三世看不清实际的腐化情形,他们已经只剩下一个躯壳而没有灵魂。军人对他们的英勇传统非常自负,可是在政府、行政、指挥、指导、准备、科学、技术等各方面都已落后,而且也无人注意。 如果穿越这种不合科学逻辑的行为都存在的话,那么复活也就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了。有过穿越的经历,似乎从棺椁里爬出来这种事也变得合乎常理。 沉默了许久,拿破仑没有从特罗胥的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然而他并不需要答案,只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支持。而特罗胥则是自己能够迅速掌权军队的最好手段。 “法兰西不应该就此堕落,野心勃勃的普鲁士也好,那些见死不救的欧洲君主也好,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话题,最重要的是让他们意识到法兰西不会战败,更不会投降。我那愚蠢的侄子连同哄骗他的战争大臣,还有同样愚蠢无能的国会,都应该在人民面前受到制裁和审判。” 拿破仑缓缓的从打开一半的桃木棺椁上站起身,眼神平静的注视着比他高出一大截的巴黎国防总司令特罗胥将军。 黎明的曙光还未驱散巴黎城中的黑暗,弥漫在塞纳河上的雾气如同笼罩在帝国元老院和杜伊勒里宫的战败阴云一般。绞刑架已经套在了法兰西第二帝国的脖颈上,暗流涌动的野心家们都已经察觉到路易·波拿巴效仿他的伯父所建立的帝国已经时日无多。 “我可笑的侄子会在色当战役中输的一塌糊涂,如果特罗胥将军愿意相信我的话,法兰西的军队大概还能保住一部分的军队。当然你不用急着质疑,至少应该看一下在8月30号时,战役是不是按照我的剧本往下走。” 名为拿破仑的穿越者平静的注视着面前“叛变”的波拿马分子,尽管特罗胥与奥尔良派之间眉来眼去,但是在荣军院见证了拿破仑死而复生的神迹之后,他不敢对面前的第一帝国君主不敬。 马车停在荣军院的门口,特罗胥从怀着虔诚的心态,踩着地面繁琐而复杂的纹理,穿过金色的十字架,最终来到荣军院里地下二层存在拿破仑的棺椁的石室面前,战战兢兢。 黎明前的黑夜终将过去,第一缕阳光照亮了荣军院的尖锐穹顶,圣白色的浮雕的温柔的目光投向了站在棺椁上的人。他的身材并不高大,却足以让那些权势显赫的贵族在他面前低下头。 “奥利维耶的内阁成为战争的牺牲品,八里桥公爵的内阁只是作为过渡而存在。很快法兰西第二帝国将被一个野心家们组建的新政权所取代。” 眼前的人未卜先知的说出了拿破仑三世的进攻路线,还有对未来战局的估算。特罗胥无法提出反对和质疑,只是带着满腹疑惑的离开。 刚发完牢骚,特罗胥开口补充了一句,“如拿破仑将军所见,皇帝,哦不,您的侄子在色当会战中被围剿投降,所幸的是按照你预留的退路,法军有四分之一的军队冲破包围圈,现在正在重新整顿,准备迎战普鲁士军队。” 拿破仑摸着桃木的棺椁上的纹理,扭转头回望了一眼自己躺了几十年的柔软而黑暗的棺材,不屑的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你觉得他们还能抵御普鲁士军队入侵的脚步?俾斯麦的战略目的就是攻下巴黎,让法兰西的尊严屈尊在他们的铁蹄之下。普军不攻破巴黎,俾斯麦和威廉皇帝不从凯旋门下经过,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看看巴黎的蠢货们都做了些什么,自从一八一五年以来,每一次革命都只是激发野心,挑拨竞争,人们对是非黑白已经丧失了认知,而自私自利代替了爱国主义和公益之心。打着民主自由口号将路易国王送上绞刑架的人反过来就出卖了人民,保皇派,奥尔良派,工人党,所有人都在考虑自己的利益,根本没有为这个国家的未来打算过,至少在我眼中,这群蠢货从来没有。” 拿破仑三世对共和派最后那点仁慈,并没有给他带来回报,甚至在他投降的第二天,国会就已经准备好推翻第二帝国的通知。 曾经令整个欧洲君主闻风丧胆的战争巨人,居高临下平静的注视特罗胥,不紧不慢的说出那句让他双脚发软,险些跪下的话。 特罗胥离开巴黎一个月期间,按照拿破仑的吩咐,荣军院派驻了一支军队进行戒备,严防他“复活”的消息扩散出去。 “现在是1870年么……居然在129年之前,从莫斯科到巴黎,一直没有消停过啊……” 他并不是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但是当一个月之前看到巴黎荣军院里放置拿破仑棺椁里伸出来的手时,再怎么坚定的无神论者在那一刻也会对自己的信仰产生动摇。何况灰头土脸从棺椁里爬出来的人,有着与画像上第一帝国皇帝一模一样的面孔。 亲眼目睹荣军院打开的拿皇棺椁,还有从里面爬出来的人,特罗胥将军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说道,“您真的是拿皇……陛下?” 戒严的巴黎城市,一支悄无声息的军队沿着塞纳河的左岸,向荣军院的方向而去。 作为一名死而复生的穿越者,他最终认同了自己波拿马·拿破仑的身份,也认同了法兰西救世主的身份。 身材并不高大的中年男子盘坐在棺材上,眯着眼睛打量着面前的巴黎军队首脑,平静说道,“特罗胥将军,你来了。”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